随便去个地方

来吃糖的

请假三个月 备考去惹(•̀ω•́)✧

马总FB最新更新


Portal(大门,门户之意)上线


感觉做网站的马总这是要大力发展实业


不再只想着卖广告让精神股东欣慰不已


Edward爷爷强势入镜


August也终于有镜头啦~


某科技界过气网红又被自家爸爸翻出来了



可能FB家的CTO都要有点小肚几吧🤷🏻‍♀️

【TSN/ME】千乘之王(第四章)

大嘎中秋快乐呀!!!



Saverin府


“欺人太甚!”


怕擦!又一个杯子碎了。


Eduardo的嬷嬷皱着眉头,看着自己之前收拾完的地毯又被Alex打碎的杯子给弄湿了。


Alex还没解气,打算拿了Eduardo的杯子也给砸了。


“大公,好歹留个杯子,这是公爵屋里最后一个了。”嬷嬷劝住了拿杯子撒气的Alex,又担忧地问着Eduardo,“公爵也劝劝哥哥,可不能气坏了身体。”


Eduardo哪里不知道Alex在生什么气,可他心里挺满意的,不太想劝。


“Dudu,你倒是说句话呀,怎么说好的是Moskovitz家的孩子,到头来是那个卷毛小子。”


“哥,你也不是不清楚,他们不可能让我嫁给Dustin的,最后只能是Mark。”Eduardo老神在在,可把Alex压下去的一丢丢火又撺掇地旺起来。


“你可知道Mark是谁!Zuckerberg的私生子,国王厌弃他,让他在自己妹妹家长大,一辈子都不可能搅和到朝政里去,怎么回过头来帮我们。”Alex气得直拍桌子。


“所以,说来说去,哥你只觉得我的婚事只是为了家里的利益?”Eduardo声音里透着些难过与委屈,他清楚自己的婚姻多半是换取利益,但被人急赤白脸地挑明,又是自己的哥哥,撇撇嘴,要哭不哭的。


Alex被吓了一跳,连忙解释:“Dudu,哥哥不是这个意思,哎呀,我这不也是心疼你嘛。”


嬷嬷皱着眉头,说道:“大公,说句嬷嬷我不该说的话,公爵嫁给伯爵没什么不好的,那位伯爵能娶到公爵已然是他的运气,他也与Dustin世子有旧,世子不会不帮衬些。”


“可他就是个伯爵,Dudu也会委屈呀。”


“还有我在呢,我看护着Dudu长大,谁敢让他委屈,嬷嬷我就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Alex想起了小时候那些想爬床自家父亲的宫女们的下场,不自觉地抖了抖。


“可……”


“哥哥,我知道你疼我,嫁给他也不是一件坏事,Mark这样是最安全的。”


Alex没话说了,出去找眼线向父母递消息。


嬷嬷拍了拍Eduardo的手,收拾了地上的杯子残渣,让小丫头进来换了地毯,再给Eduardo倒了一杯热茶。


“其实Dudu喜欢那个Mark吧。”嬷嬷等着小丫头出了门,询问着Eduardo的心意。


“还行,他看着比Dustin可靠些。”Eduardo有些不好意思,但嬷嬷对他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他也没什么好瞒的。


“嬷嬷知道了,Dudu专心准备婚礼就好。”


Weissenberg城堡


二十年以后,这个城堡终于再次迎来了自己名正言顺的主人。


几个老仆人将城堡里原先不合规矩的装饰重新换上,又吩咐新来的仆人们去收拾整个城堡,好迎接它的主人的大婚。


“Mark,你真打算把这里当婚房?”Dustin皱着眉头,看了一眼Mark,还是不可置信,又看了一眼。


“这里多好,离你又近,风景也好。”


这次国王发了话,说是Mark可以重新选处地方,但Mark还是挑的老城堡,说实在的,没有比老城堡更好的地方了。


国王对这些事一向不上心,稍微过问了两句婚礼也就放手不管了。


Mark外祖家也是伯爵,但是Eduardo却是公爵,所以后山的一块地也被划给了Mark,再出了点钱,Weissenberg就和Moskovitz完全连成一体。两个城堡的界线上种满了树,再过个几十年会长成一片巨大的防护林。


“我们这边比Saverin冷着呢,估计那位公爵会吃不消吧。”Dustin想着Mark种了这么多树,可不是为了屯柴火。


“Dustin,你不去陪陪Chris?”Mark扫了眼在一旁跳上跳下的Dustin,想把这小麻烦给打发走。


“哇,Mark你可真是娶了媳妇忘了我呀呀呀,啊,好气,我去找Chris评评理。”Dustin走出两步,但又折回来,“你以为你气我就能把我气走是不是?嘿,我不上你的当。”


Mark笑着摇摇头,抬眼就看见Chris过来了。


“Mark,我看新房布置好了,你要去看一眼吗?”


“Chris,你也不理我了,我要哭了。”


Mark和Chris没理他,自顾自去看婚房。


“我真的哭了,哭给你们看啊!”


而Mark和Chris已经走进了城堡。


Dustin在后面上蹿下跳的,四周只有几只在巡逻的猎犬和一匹吃草的老马……


堂堂Moskovitz的世子觉得自己分外凄凉。


Mark则和Chris说着话。


“新房这样就很好,我们也不知道Eduardo喜欢什么样的,整洁就好。”


“管家先生倒是想问你要不要在你的书房旁边准备个小卧室,累了好躺躺。”


“也好,倒是老是麻烦你。”


“我也没什么累的,不过是帮忙记这些事而已。”


Chris见四下无人,有些踌躇,但还是开口说了:“Mark,你知道我从小没有母亲吧。”


Mark点点头。


“我母亲……是Konigsberg的独生女。”


Mark震惊了,抬眼盯着Chris。


“你知道这可是件大事。”


“我知道,一旦揭开这件事,怕是会带来血光之灾。”


Mark皱起了眉头,思索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又怎么会瞒了这么久?”


Chris笑了笑,说:“Konigsberg找到我了,本来是找我父亲,只是他不在罢了。”


“他们怎么找到你的?”


“有人一直照看着我,这次我的外祖父怕是不好,他们想要我回去。”


“你回去了,Dustin怎么办?”


“我会和他解释好,他也要你照顾了。”


“我答应你。”


Konigsberg家族人口不多,满打满算就只有两个主子,老主子和他的女儿,女儿身体一直不好,也就不管俗事,将养着到了年初,没熬过去,过世前将自己不懂事时候犯的错一并告诉了自己父亲,含着泪把孩子托付给了老父才走。


老主子心里存着气,没去找自己唯一的外孙子,可过了初夏,老主子的身体也愈发不好了,急着找了人叫了孩子回来,也顺带知道了外孙子被国王下了套的事儿。


便宜了Moskovitz的小子,老主子咳嗽了两声,安安心心地等着自己的外孙子回来……


Bloomberg城堡


“母亲,您还不明白吗?若是中立可以保全你们,我不会走这步险棋。”Eva回到家,将自己与Mark结盟的事情说与母亲Diane,遭到了Diane的强烈反对。


“Bloomberg家几代都以中立傍身,你这么做,是打算将一切后路切断了吗?Eva,我教你的,你怎么不懂呢?”Diane气急败坏,一方面是女儿私下与人结盟,一方面却是因为自己这么些年来的精心教诲付之东流。


“Diane,孩子大了为家族着想是好事,孩子们说的话也不能真的算数嘛。”Steve,Eva的父亲,Diane的omega丈夫想着在中间调和。


“Steve,这不是宠孩子的时候,”Diane有些气恼丈夫和稀泥,但还是忍不住解释,“Bloomberg的地理位置太惹人注目了,要是想控制整个Zuckerberg,只需要控制我们这块封地。”


她转过头,又狠狠地戳了一下Eva的额头,说:“你这样做,还没开始争那个位子,就有人来收拾我们。”


Steve无奈地摇摇头,笑着说:“我知道你的苦心,可是与其等着别人来拉拢,但不如我们自己挑选。”


他捏了捏Diane的肩膀,接着说:“你还记得前两天大王子和二王子送来的鲜果吗?难道不是他们在拉拢我们吗?”


“母亲,你知道吗?Mark在收留那些被发落的宫人,他是个有善心有胆识的人,这样的人成为我们的国主不好吗?”Eva趴在Diane膝头,拿脸摩挲着。


Diane想到了最近那位的喜怒无常,顿时没话了,仁慈些的君王总归比暴戾的来的好。


Steve知道Eva不是个没有分寸的孩子,这么些年看事情也独到,他又一向宠孩子,也帮着说好话。


“大王子和二王子连守座城池也是勉强,可你看如今的情形,但凡我们松懈一点周边的人都会生吞活剥了我们。”Steve顿了顿,又说,“Mark已经和Saverin联姻了,已经比其他人要好得多,为什么不选他呢?”


Diane动摇了,看看丈夫又看看女儿,知道自己是被劝服了。


Steve看的分明,他转过头,和Eva说:“和你母亲道歉。”


“我错了,母亲,我不该自己和Mark结盟。”


Diane摸了摸Eva的头,她叹了口气:“孩子,你是未来整个家的主心骨,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不到最后是不知道的。”


“母亲,我知道,但不仅是我,还有整个Moskovitz也是站在Mark身后的,而之后还会有整个Saverin加持,除了大王子和二王子,其他人的母族都不足为惧,而Mark的外祖家到底还是有些底子的,他已然比其他的选择好太多了。”


“我且问你,那个Mark是个什么样的人。”Diane倒是有些对Mark好奇了,Eva也还算有分寸的孩子,能让她说这么多好话,说不定这个Mark真有过人之处。


“Dustin肯和他在一块儿这是一点,母亲您知道Moskovitz家的,他信的人我倒也放心,而且,从他肯救宫人这件事上,也看得出他不是个冷血的人,平日里的言谈举动也很是有见解,又知分寸,不想老大和老二,愚蠢至极。”


“可你要知道,老大和老二虽没什么本事,但元后的母族却掌管着兵权,我们自己养的私兵如何与他们抗衡?”


“Konigsberg,我们有Konigsberg他们了,今天早上我接到的消息。”


这下子换成Diane和Steve震惊了……



嗯 date service要上了


由于马总服饰的一致性我只能从他的发际线来判断这张照片是最近拍的

data center后续
没发糖好歹特地讲了一句我们在新加坡有了个中心
底下评论一堆为啥你不来马来西亚啦 印度尼西亚啦之类的
easy
coz you don't have someone who has tremendous faith in the CEO of Facebook.

马克·扎克伯格:守护民主就是军备竞赛。脸书如此做。

马克·扎克伯格:守护民主就是军备竞赛。脸书如此做。

 

作者马克·扎克伯格

九月四日

马克·扎克伯格系脸书首席执行官

 

当你为来自不同国家,拥有不同文化的几十亿人提供连接彼此的服务时,你会看到所有的善良之心,你也会看到有些人无所不用其极。脸书的职责就是扬其善,灭其恶。

 

选举之时更是如此。没有拘束、公平公正的选举是所有民主国家的核心。在2016年大选期间,脸书积极防御并且阻止了惯例的网络攻击,可之后才发现,有境外活动者试图通过扰乱竞选来干预美国的民主化进程。自此,脸书一直在提升自我防御机制,不让任何人有能力干预选举。

 

我们的主要举措为撤销虚假账户,这同时也是错误消息的来源。在AI的帮助下,原本通过电脑操作产生的大量虚假账户会在出现的第一时间被屏蔽,是以也会减少垃圾短信、虚假新闻和不实广告。 

 

广告投放体系透明度也在不断增加。如今你可以看到每个广告都是真人在运营,即使你不是他们的目标客户。任何想要在美国投放政治或时事热点广告的人必须进行身份核实,并且,和电视以及报纸的做法一样,也会表明广告的资金来源。甚至,脸书会进一步把这些广告都放到一个公共档案馆,所有人都可以查阅这些广告花费几何,读者是谁。广告越透明,广告商的责任感也会越高。

 

从之前几次选举的经验来看,错误消息也极具挑战。除了撤销虚假账户,首要任务是切断那些制作者们的经济来源。被认为可能是虚假新闻的帖子会由独立的校对机构进行调查,比如美联社和旗帜周刊。一经核实,这些帖子会被列入虚假消息,并且将失去80%的浏览量。

  

并不是只有我们在行动。2016年后,很明显,所有人,包括政府部门、科技公司和独立专家系统,都需要发声来阻止这些情况的恶化。处心积虑的人不会只盯着一个平台,我们也不该鸿毳沉舟,正因如此,脸书正在加紧与其他科技公司的合作,共同面对网络安全方面的威胁,与执法机关一道撤销俄方的账户。

  

去年,脸书做出的最大一个改变是不再被动地等着可疑行动的报告,而是主动出击,寻找可能存在对选举不利的内容,比如是在境外注册的页面,却在发布导致人与人之间不信任和分裂的内容。脸书的安全团队会在发现之后核实其是否有违反脸书的相关规定,一经核实,团队会马上关闭他们。例如,最近发现的一系列来自巴西的账户,其隐藏了自己的ID,以此来散布不实消息影响十月份的中期选举。


对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脸书也正在使用去年在阿拉巴马州参议员特别选举时用过的工具,提高辨识政治干涉内容的效率。这个工具帮助我们找到并撤销了之前躲过探测的政治垃圾消息散布者。上个月,我们撤销了几百个来自伊拉克和俄罗斯的页面、聊天群和账户,这些制造出了一张网络,故意误导人们的认知和意图。 

 

别人经常问我我对中期选举有多自信。从我们在法国、德国、墨西哥和意大利的选举工作中来看,脸书有了很大的进步。每次,我们识别并撤销与选举有关的虚假账户和不实言论。在德国,脸书直接与政府合作,分享潜在威胁的消息。脸书在人类和科技方面的投资将会帮助我们走得更远。但像脸书这样的公司面对的敌手经验老到、资金充足,他们也在不断进步。这是一场军备竞赛,这也会让整个美国联合起来,保护美国的民主不受外人干预。


译者感受:

      马总用词不是很难,但其实逻辑还是很清楚的,句与句,段与段之间连接的蛮严谨的,可能是为了照顾所有人吧,但总感觉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怒火和无力感,就好像“我已经做了很多了,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错”的感觉,或者“这不是我们能完全承担的,需要所有人一起来的好嘛”。中年危机?还是真的焦头烂额、心力憔悴?…

    有不好的地方希望批评指正,谢谢!




原文

Mark Zuckerberg: Protecting democracy is anarms race. Here’s how Facebook can help.

 

By Mark Zuckerberg

September 4

Mark Zuckerberg is chief executive officerof Facebook.

 

When you build services that connectbillions of people across countries and cultures, you’re going to see all ofthe good that humanity can do, and you’re also going to see people try to abusethose services in every way possible. Our responsibility at Facebook is toamplify the good and mitigate the bad.

 

This is especially true when it comes toelections. Free and fair elections are the heart of every democracy. During the2016 election, we were actively looking for traditional cyberattacks, and wefound them. What we didn’t find until later were foreign actors runningcoordinated campaigns to interfere with America’s democratic process. Sincethen, we’ve focused on improving our defenses and making it much harder foranyone to interfere in elections.

 

Key to our efforts has been finding andremoving fake accounts — the source of much of the abuse, includingmisinformation. Bad actors can use computers to generate these in bulk. Butwith advances i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we now block millions of fake accountsevery day as they are being created so they can’t be used to spread spam, falsenews or inauthentic ads.

 

Increased transparency in our advertisingsystems is another area where we have also made progress. You can now see allthe ads an advertiser is running — even if they aren’t targeted to you. Anyonewho wants to run political or issue ads in the United States on Facebook must verify their identity. Allpolitical and issue ads must also make clear who paid for them, in the same wayas TV or newspaper advertisements. But we’ve gone even further by putting allthese ads in a public archive, which anyone can search to see how much wasspent on each individual ad and the audience it reached. This greatertransparency will increase responsi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for advertisers.

 

As we’ve seen from previous elections,misinformation is a real challenge. A big part of the solution is getting ridof fake accounts. But it’s also about attacking the spammers’ economicincentives to create false news in the first place. And where posts are flaggedas potentially false, we pass them to independent fact-checkers — such as theAssociated Press and the Weekly Standard — to review, and we demote posts ratedas false, which means they lose 80 percent of future traffic.

 

We’re not working alone. After 2016, itbecame clear that everyone — governments, tech companies and independentexperts — needs to do a better job of sharing the signals and information theyhave to prevent this kind of abuse. These bad actors don’t restrict themselvesto one service, and we shouldn’t approach the problem in silos, either. That’swhy we’re working more closely with other technology companies on thecybersecurity threats we all face, and we’ve worked with law enforcement totake down accounts in Russia.

 

One of the biggest changes we’ve made overthe past year is not to wait for reports of suspicious activity. Instead, welook proactively for potentially harmful election-related content, such aspages registered to a foreign entity that post divisive content to sow mistrust and drive peopleapart. When we find them, our security team manually reviews the accounts tosee whether they violate our policies. If they do, we quickly remove them. Forexample, we recently took down a network of accounts in Brazil that was hidingits identity and spreading misinformation ahead of the country’s presidentialelections in October.

 

For the U.S. midterm elections, we’re alsousing a new tool we tested in the Alabama Senate special election last year toidentify political interference more quickly. This enabled us to find andremove foreign political spammers who’d previously flown under the radar. Andlast month, we took down hundreds of pages, groups and accounts for creatingnetworks that were deliberately misleading people about their identities andintentions. Some originated in Iran and others in Russia.

 

I’m often asked how confident I feel aboutthe midterms. We’ve made a lot of progress, as our work during the French,German, Mexican and Italian elections has shown. In each case, we identifiedand removed fake accounts and bad content leading up to the elections and, inGermany, we worked directly with the government to share information aboutpotential threats. The investments we continue to make in people and technologywill help us improve even further. But companies such as Facebook facesophisticated, well-funded adversaries who are getting smarter over time, too.It’s an arms race, and it will take the combined forces of the U.S. private andpublic sectors to protect America’s democracy from outside interference.

真花FB后续
这艘幽灵船有毒
幽灵船女孩这辈子是下不去了
呜呜呜
等建完了我们可以去新加坡组团观光了

【TSN/ME】千乘之王(3)

第三章


王宫


国王暴躁地摔了手中的美酒,拉过了身边伺候的侍女就去了床上。


可怜的王后啊,看到这一幕又转头离开,小腹里隐隐作痛,刚走出国王的寝殿就匆匆让人扶着自己。


医师和侍女们进进出出,可这边的血腥味却不能掩盖国王寝宫里欲望的味道。


国王心满意足,之后听到的就是自己的王后小产了的消息。


他毫不犹豫地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转头看了眼床上奄奄一息的omega,皱了皱眉头,像看垃圾似的,让人把她叉出去了。


这节骨眼小产,真是晦气。


国王心里埋怨着,又想着那个来的Saverin该怎么办。


丝毫没有去看看那个为他诞育子嗣的女人的意思。


王后从下午等到黎明,也没有等来那个男人的一丝怜惜,她嘲讽地笑笑,觉得自己真是自不量力,走了这么一步臭棋。


大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三两个大臣聚在一起谈论着这个事,不禁为国王惋惜,第五任王后与国王成婚两年了,还没有生下一个孩子,这次却是好消息和坏消息一起来。


Dustin听到这些以后撇撇嘴:“真是厉害啊,明明是被气得,却两个人一起统一口径说是王后不小心被国王身边的侍女冲撞,啧啧啧,一石二鸟,天衣无缝。”


Mark不在意这些,反正对他来说不过是多一个兄弟姐妹而已,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Eva翻了个白眼,说:“这两年那位越来越暴躁,宫里头一不小心就没了命的宫人也越来越多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事儿,不过大家不愿意触霉头罢了。”


Dustin点点头,他在宫里的眼线也因为这个折损了好几人,填补回去也相当麻烦。


“昨天的那个侍女救出来了吗?”Mark问。


“嗯,我给送到你城堡了,医师会处理的。”Dustin回说。


Eva来来回回打量着两个人,一脸的“你们俩老实交代”。


“呃,能救的我们会救一把,二十个里面有一个就不错了。”Dustin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


Eva心里明白这个八成是Mark的主意,愈发觉得自己选对了人。


“装什么都不知道吧,国王说的就是真的。”不光是明哲保身,也可以迷惑敌人。


“那明天的国宴……”Eva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还有Elizabeth在,不至于皇室没有对等的接待。”Elizabeth是长公主,第二任王后所出。


“我倒很久没见过她了,她怎么样?”Eva和Elizabeth算是点头之交,问了问她的近况。


“夫家无能,国王又不是很宠爱她,日子过得不算好,但比照Grace,她要好得多。”Dustin对这两位表妹也是觉得可惜。


Grace被送去和亲,嫁的人卷入宫廷斗争又失败了,被吊死在城门上,她又大着肚子回来,路上颠簸,孩子生下来就是死胎,心灰意冷,也学着Adara长公主——Dustin的姨母,Mark的姑姑——做了修女。


Eva叹了口气,她知道Grace的事情,想想也让人难受。


“既然担得起荣耀,就要受得了委屈。”这句话还是Dustin的父亲教给Mark的。


只是omega的委屈却是慢刀子杀人,被折磨了一辈子以后才能结果了自己。


Dustin开始祈求Chris肚子里那个八字没一撇的孩子是个alpha,再不济是个beta也好。


Saverin府


几个侍女将宫宴要用的礼服给两位少主人换上,两个人眉头紧皱,让所有的人都轻手轻脚了起来。


Alex先换完,跑到Dudu门口,等着自己的幺弟出来。


Dudu的礼服是用了金丝在上好的锦缎上绣出的花纹,透着庄重。头发是自己的嬷嬷给打理的,没什么花样,但是让他安心。


Saverin本就不像Zuckerberg如今这般奢靡,而私生子更是一个也没有。Alex很担心自己的弟弟能不能理好这一团乱麻。


他絮絮叨叨的,不停地叮嘱着,就连身后的嬷嬷都觉得看不过去。


“我知道,是Moskovitz家的Dustin,哥,我知道的。”Dudu再次整理了身上的衣服,郑重地向哥哥保证自己的记忆力没出错。


Alex看着自己的幺弟,原本想再交代几句的嘴终于闭上了,又顺手给他捋了捋头发,便带着他一同出发去了Zuckerberg的王宫。


Dudu临走前回头看了眼Saverin府,只盼望着自己没有回来求救的一天。


王宫


整个Zuckerberg给了Saverin足够的重视。


宫人们鱼贯而行,将一盏盏宫灯点亮,比照国王大婚不差分毫。没有人交头接耳,只专注在自己手里的活计。王宫里的装饰本就多用黄金,这会子更是闪得人睁不开眼。全国的青年才俊们济济一堂,按着家室依次而坐。每个人都穿着自己的品阶里能穿的最华丽的服饰,活像一只只开屏的孔雀。后厨也忙碌地很,管事的光是安排菜肴就已经累得嗓子冒烟,做饭的厨子一个个都汗如雨下。侍女们将热腾腾的饭菜开始装盘,被嬷嬷们催促着送到偏殿再转交给下一批的侍女。


国王还没到,但是已经有一些节目开始表演,倒也不显得乏味。客人没来,菜式没上,可美酒早已送到了各人桌前,几个贪杯的有了醉态的,还没见着正主,就被悄然送走。大家交头接耳,谈论的无非是些生意场上的得失、谁家的omega红杏出墙和其他无关紧要的八卦。


“国王陛下到!”


大家止住了话茬儿,起身行礼。国王随意地挥挥手,示意坐下。


陪着国王的,果然是Elizabeth公主,她就比Mark小一岁,可婚后两三年的不如意终究是让她带着阴郁,厚厚的妆容也掩盖不了。


国王坐下,随意地问了几句自己的孩子们的近况,又和Dustin说笑几句,就等着Saverin的到来了。


“Saverin大公Alexander,公爵Eduardo到!”


大公走在前头,公爵跟在后面,缓步前行。


Saverin的规矩教得很好,这么多双眼睛盯着Eduardo,他也毫不怯场,脸上始终带着些笑意,脚下的步子更是稳当。


倒是底下人有些惊讶,没想到来的真的是个男性omega,好多人都歇了心思,看清了以后就低下头,希望这位公爵不会看到自己。


等真的看清来人时,Mark惊呆了。


那不是那天在书摊碰见的人吗?


Eduardo感受到了Mark的目光,他悄悄往那个方向看去,也认出了Mark,缓缓施以微笑。


Mark点头表示友好。


Dustin看得清清楚楚,把一侧眉毛挑的老高,就差开口揶揄了。


国王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若论Eduardo的身份,嫁给他都没问题,他也不缺继承人,娶个男性omega百利而无害。可Saverin摆明了是想将小儿子嫁给Dustin,Moskovitz家的势力已经足够庞大,而自己几个儿子绑在一起也打不过他一个,一旦两家联手,自己怎么还能睡得安稳……


Eduardo嫁给谁都不能嫁给Dustin。


他精心安排,为了让那个Hughes家的孩子突然发情钩住Dustin的努力不能白费。


“Saverin大公与公爵远道而来辛苦了,我们不妨先开宴。”国王起身迎接了Alex和Eduardo,示意二位坐下。


Alex也表示赞同,他们的位置刚好可以将几个掌握了Zuckerberg国未来的年轻人看得分明,尤其是Eduardo的位置,正好在Dustin对面,让弟弟看看未来的丈夫似乎也不错。


Eduardo吃了几口,拿眼不住地瞟着对面的Mark,满头的卷毛让人忍不住想揉揉。


Mark也感受到了Eduardo在时不时地看着他,可他一向在这种场合里就是个小透明,仍旧装着低头吃饭。


他悄悄抬眼看了国王与Alex。


推杯换盏,虚以为蛇。


对面的公爵怕是被养在温室里才有这么单纯的眼神吧。


Alex一直分神看着自家弟弟,也注意到了对面小卷毛探究的眼神,他知道Mark的身份,也知道Mark与Dustin的关系,可这小卷毛的眼神莫名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养的猫,看着平时慵懒无意,可你要踩了它的尾巴,它不把你抓出血不算完。


一顿饭吃得七七八八,个人有个人的心思,真正吃好的恐怕只有Elizabeth,出席国宴算是她这几年来最扬眉吐气的事儿了。


国王心里也有了主意,既然Eduardo嫁给谁都不行,那不如嫁给Mark,自己的孩子,却因为是私生子无法上位,又和Dustin走得近,Saverin家估计也能满意。


Moskovitz寓所


“你说,最后那位会怎么说?”Eva喝着茶,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我觉着,花落Mark。”Dustin一脸猥琐。


“为什么?”Mark很平静,看着Dustin能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那位公爵不可能嫁给其他任何勋贵,否则势力就不平衡,可低些的人家一般不会娶男性omega,Eva,我没有别的意思。”Dustin看了眼Eva,解释了一下。


Eva挥挥手表示自己不在意,让他接着说。


“要是他自己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有了一位王后,这也不行。也只有你了,身份足够,但又没什么威胁。”


Mark点点头,知道Dustin说得在理,他接着补充道:“而且我与你亲近,Saverin依旧可以照顾到自己的生意。”


“是这个道理没错了。”Eva也同意。


Dustin被Mark表扬又被Eva赞同,高兴得尾巴快翘到天上去了。


三天以后,Mark正式被赐予伯爵的爵位,将与Saverin国的三王子,公爵Eduardo殿下完婚。





你居然还记得更新.JPG





马总最新FB更新
我:我预言马总四十之前会秃完
我cp:这告诉我们,程序员,是不会有头发的

可能在不久的将来,Amazon和Facebook就不用灯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