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去个地方

来吃糖的

【本马达】捡到个宝贝(十四)

伊万养了一池鳄鱼,听说是一个朋友为了拉他一起做皮具生意而送来的样品。看着满满的冻肉一块块儿的丢到鳄鱼池里被那些鳄鱼吃掉,伊万很有一种成就感。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伊万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去看正在打枪的伯恩。

没办法,雨季实在是闲得很,回来了的雇佣兵们也打算休整一下,只有一小部分的人出去执行任务了。

可是他们又是闲不住的主儿,听说伯恩身手不错,就老是拉着他练拳,不太想动弹的时候就又去练枪。

可以说伯恩免费给伊万的队伍做了一次假(沉)期(重)训(打)练(击),一个直拳干掉一个对手,如果不是说好的点到为止,可能伊万得再拉一只队伍出来了。

而面对枪械,伯恩也展示出了惊人的适应力,一开始安装和拆卸还有一些生疏,但是之后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动作也越来越熟练,瞄准、射击的精确度也相当好,就连伯恩自己也很惊奇,他好像天生就会这些。

当伊万走到射击场的时候,伯恩正在和另一个汉子比赛,他们有自己的一套玩法,按照射击的具体部位来确定分数,又分成固定靶和移动靶,打完全部以后一起算分。

伯恩不是神枪手,他所能依靠的是超于常人的注意力和良好的手感,坚毅的眼神紧盯着靶子,判断正确以后就果断出手不再犹豫,每每打击靶子里假人的致命部位,稳准狠,几个在旁观战的弟兄都暗暗庆幸,幸好伯恩是自己人,不然要是他们遇上伯恩,逃脱的可能性会下降不止一点点。

等到他们打完一局,伊万也饶有兴致地走过去看比分,伯恩就赢了那个汉子五分,他们射中的次数一致,只是伯恩有一次比他更接近心脏附近。

“你赢了。”那个汉子拍拍伯恩的肩膀,输的心服口服。

伯恩笑了笑,把枪交给了身边的服务生,回头看见伊万站在旁边笑着等他。

“你过来了?”伯恩走过去问。

“嗯,刚刚给鳄鱼喂完吃的。”伊万简单汇报了自己的行程,搂住了伯恩。

“你不玩儿吗?”

“不了,我对枪没什么兴趣。”伊万向周围人打了个招呼就带着伯恩走了。

伯恩和伊万两个人漫无目的地四处逛,随意找了个地方就坐下了。

其实两个人相处最重要的就是舒服,伊万和伯恩坐在那里,两个人之间也没什么交谈,只是坐在一起看着外面的风景。

伊万低下头亲了亲伯恩的眼角,问道:“你想不想出去走走,哪里去旅游之类的?”

“怎么突然想到这些了?”伯恩稍微挪动了身子,想要坐得舒服些。

伊万等着伯恩调整好,然后说:“倒也不是突然,想和你一起去走走,嗯,像度蜜月那样。”

伯恩笑了,说:“我们还没结婚呢,算什么度蜜月呀。”他转头看到了伊万眼里透露出的笑意和情愫,有个念头一下子在脑海中爆炸。

“我们可以去美国,也可以去英国,还有其他一些北欧国家,看你喜欢哪个。”伊万揉了揉伯恩的头发,柔软的发丝穿过了伊万修长的手指。

伯恩咽了一口口水,有点激动,他请了清嗓子,说:“哪儿都挺好的,只要不下雨。”

伊万将头埋在伯恩的肩窝里笑了,平静了以后说:“都交给我办吧,你就准备好好玩儿就好了。”

伯恩还在感动着,听到伊万说:“要是想后悔还有机会,等带上戒指以后可就不能反悔了。”

伯恩爬起来,看着伊万,不说话。

“想想看啦,我有非法赌场,一队火力超强的雇佣兵,也在玩儿毒品,和我在一起了就是要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了。”

“你觉得我会怕吗?”伯恩霸气地回应,“我可是让CIA派人来刺杀的杰森·伯恩。”

伊万不说话,只是把伯恩抱得更紧。

 

“啥?!你要结婚?Rebecca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嗯哼~”伊万点点头,“所以要麻烦您老人家帮忙看一下怎么样安排最棒。”

“你看了戒指样式了没?”

“没有。”

“服装搭配想过吗?”

“没有。”

“要不要办婚宴呢?”

“没想过。”

Rebecca怒了,“你丫啥都没考虑过就打算结婚?!”

“难道对象不是最重要的吗?”

Rebecca无言以对。

“反正就是要靠您帮忙张罗着点咯,我们回来补办婚宴呗。”

“好吧,婚宴交给我,我再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看的戒指样式发给你,你自己确定地点,好了告诉我,我会安排飞机,服装……要不要弄一套正式点的?”

伊万笑眯眯地比出两根手指。

“什么意思?”

“还有伯恩的,别忘了哟~”

Rebecca翻了一个白眼不打算再理这个眼里只有一个人的boss。



Rebecca心里苦~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