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去个地方

来吃糖的

【本马达】最初(二)

心灵捕手AU 男男生子

尚恩×兰博 本呆一体

这是本人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喜勿喷

这一章很多就是电影里的情节,加了我自己的理解,以尚恩×兰博是一对的前提🙈




尚恩想着,要是当年自己没把兰博气走,现在他俩会不会早就结婚生子,兰博不会像现在这般憔悴,自己也能光明正大,名正言顺地去牵对面的人的手了?

他答应了下来,一来可以每个星期见到兰博一次,二来他也想见见气走自己同行们的天才少年。


少年一进门就是满脸的不情愿,坐在沙发里和躺在床上也没什么区别。

尚恩感受到了少年身上的抗拒,而他表现出来明显的就是把心理治疗当做了对抗的战斗。

尚恩开口:“请出去吧。”

屋子里的助教主动出了门,而兰博看了眼尚恩,眼神里告诫着尚恩不要轻敌,又或者有别的什么东西,总之也出去了。

尚恩想从简单的问题入手,和威尔谈一谈,威尔则完全没有理他,环视了一圈,说到:“我喜欢你这儿的装修。”

尚恩看得出来威尔喜欢书,就问他:“你看过这些书吗?”

威尔说没有,还从裤兜里拿出了烟,尚恩没有制止他,接着问:“那上面的那些书呢?看过吗?”

“对,我看过那些。”

“很不错,你觉得那些怎么样?”

“我他妈不是来做读书报告的。那些书是你的,你怎么不读?”

威尔说话带着脏字,但尚恩忽略掉了这个,说:“我读了,我得读啊。”

“那你一定花了很多时间在这上面。”
“是啊。”

威尔瞟了尚恩一眼,接着站起身走向了他一直关注着的书。

“《美国通史 第一册》。”威尔停顿了一下,眼神扫过书架上的那张照片,停留了一会儿,又扫过书架的其他地方,这些都被尚恩看在眼里。

威尔不是在看书,而是在看人。

“天哪,你要看美国的历史的话要看辛恩的,那本书会让你茅塞顿开。”

“比琼姆斯基的书更好吗?你觉得那是本好书?”

“我就不懂你们这些人了,妈的,有钱却不花在刀刃上。”

“那什么是刀刃?”

“能让你头发竖起来的。”

“我剩的头发可不多。”尚恩看到威尔熟练地抽烟的样子,问他:“为什么不把烟戒了?这对你身体有好处。”

“我知道,抽烟妨碍到我练瑜伽了。”

“你在健身?”

“你玩儿举重?” “是啊。”

“举重机?” “不,哑铃。”

“真的?哑铃?” “对,还很在行。”

“你举多少?” “285,你呢?”

威尔又不接话茬儿了,他终于找到了自己一直在找的东西。

他指了指那幅画,说:“你画的?”

尚恩看了眼那幅画,反问道:“是的,你也画画?还是雕刻?”

“不。”

“喜欢艺术吗?”

“不。”

“喜欢音乐吗?”

威尔看了画,转过头说道:“这画真烂。”

“跟我说说你到底怎么想的。”

“线条结构复杂混乱,笔法颇有印象派风格。”

“嗯,我模仿的莫奈,就是不太好。”

“我在意的不是那个。”

“那你在意什么?”

“色彩。”

“你知道吗?这是用数字画的。”

“以数字上色?至少这色彩让我着迷。”

“真的?色彩怎么样?”

威尔确定了,他看着尚恩,说道:“我想你差点要割耳朵了。”

“真的?”尚恩很镇定。

“没错。”威尔很确定。

“那我该搬到法国改名梵高了。”尚恩不太在意,还拿这个开了个玩笑。

“听说过‘暴风雨中的港口’吗?”

“听过。”

“也许指的就是你。”

“哪方面?”尚恩突然好奇起来。

“也许你正在暴风雨中,天色昏暗,海浪撞击着小船,桨就要断了,你吓坏了,迫切需要港口,这是你成为心理医生的原因。”

“答对了,就是这样。”尚恩很欣赏这个聪明的孩子,但是这种让他主导的滋味可不好受,“该我来指导你,你反倒指导我了,来吧。”

威尔没理他,接着说:“也许你娶错了人。”

“也许你说话该小心点。”尚恩被戳中了,语气严肃了很多,他又强调了一遍:“小心点,好吗?”

威尔直觉自己对了,他再仔细看了看那幅画,愈发确定:“对,你就是娶错人了。”

“发生了什么?她抛弃你了?还是她搞上了别的男人?”

尚恩摘掉了眼睛,出手利落地掐住了威尔的脖子:“再对我爱人无礼我就宰了你,我他妈宰了你。听到没?”
威尔混不在意,说:“时间到了。”

尚恩还没从愤怒中缓过来:“是的。”

威尔小心地避让着尚恩,这个男人有多大的手劲他领教了,快步走出了房间,而兰博和助手还在外面等他。

“拜拜了您内~”威尔从他们面前划过。

兰博怕尚恩不开心,走进去关切地问:“你还好吗?”

尚恩还在生气。

兰博走到尚恩旁边,看到他这幅样子,就知道威尔又闯祸了,说:“你要是不想他来,我知道的。”

“星期四的下午四点,一定要他来。”尚恩很坚定地对兰博说。

兰博很是惊讶,只说出了:“好的,谢谢。”

尚恩望着那副画,久久不能平静。

他想起来大学时光,那时他和兰博一个寝室,虽然谈不上如胶似漆,但也是好的羡煞旁人,就算有争吵,也很快就和好了。

后来他一心追求着学术和心理学,而兰博希望他能够写写东西发表出来,成就一番事业,两个人的观念头一次发生了那么大的分歧。

他说兰博市侩,兰博说他理想主义,他们吵得很凶很凶,鸡毛蒜皮的小事也都挖了出来,也不知是谁说的分手,年轻气盛的两个人就这样分开了,分别了二十年,同在一个城市,却老死不相往来。

有次他实在想他,就画下了这幅画,也不知道怎么填色彩,就拿了数字来,也算是种纪念。

这么多年的心事突然被一个小毛孩戳破,尚恩更是感慨。

说不定这小子就是和我投缘呢,让他来,还能见到兰博,多好。


而威尔则又去找了查克玩,他就喜欢和查克黏在一起,搞得摩根很吃醋,特别是上次查克先拒绝了他,转背就把工作给了威尔。

摩根喝了口啤酒,看着在酒吧另一头嬉笑打闹的两个人翻了个白眼,吐了句槽:“狗男男……”

评论(1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