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去个地方

来吃糖的

【TSN/ME】舍不得(一)

故事大概:

大概就是一个老子不想理你你也不要来烦我遇上老子特想理你你不要不来烦我的故事。

花朵被设计了,他心碎了,爱没了,肾虚了,想躲了,逃避了,钱都不要打算远走高飞了,但是萨维林家不同意就这么善罢甘休,不是因为老爷子突然发现了Facebook有多好,他只是觉得这么干以后萨维林就不要在道上混了。

Alex被派出来谈判,怎么才能把这件事情解决的比较好一些。其实老爷子想好了,让他俩结婚,解释成花朵是为了Facebook能够得到更好发展才这么做的。

Alex满头黑线:爸,没这么坑儿子的啊……

老爷子:你个混小子,除了这个解释以外其他人怎么看怎么觉得是你弟弟被踢出局了好吗?

所以最后就是大舅子上门提亲,小马总顺水推舟,美花朵迫入豪门,其他人目瞪狗呆,剧情发展太快突然跟不上节奏……


故事开始于这场婚姻的几年后,虽然两个人之间的隔阂还没有完全消弭,但是伤疤已经开始变淡。这几年间,马总有为了自己的感情不顺而消沉过,花朵也把自己埋首于工作借此逃避与马总接触。终于,点点滴滴地累积以后,马总情商上线,决定追回花朵。


本文中,马总和花朵是相爱的,只是当时的冻结账户和死亡合同发生地实在太快,导致了两个人之间巨大矛盾,而之后没有经历那段漫长的质证期,没有将两个人之间的伤口一次又一次地挖地更深。

马总还是普通中产背景,花朵家庭则有些金融投资背景。


肯定有OOC和逻辑不顺的地方,还有法律和金融等等方面的知识也不是很了解,所以希望各位读者太太们提出自己的想法和建议,这里是一只想让幽灵船开得久一点的乘客让他们在其中一个平行世界里能够人为HE……


笔芯~


随缘和LOFTER同步更新~


嘿喂狗!



chapter 1


Mark觉得自己头疼死了。

他揉了揉眼睛,前一天晚上的记忆才星星点点地回来了。

威士忌还有什么来着?总之是鸡尾酒,叫不上名字。他也不在乎这个,说实在的,就是给他红牛兑啤酒他也尝不出滋味来,麻痹神经的东西好用就行。

接下来他就开始想自己在哪儿呢?感觉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要不要给Chris打电话,让他准备一下保密协议?可别被什么硅谷狗仔拍到了然后股价大跳水,但是下一秒他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却是Chris惊悚的脸,上面满是:原来你TM还会担心股价?!

这想法让Mark噗嗤笑了出来,管他呢,先看看这块儿地盘的主人是谁。


Sean·并不是Parker正在客厅里面等着自己漂亮男朋友的到来——为了另一个男人。

他做了早餐,营养均衡,色彩丰富,还就着某人的口味稍稍做了些改动。

他只是希望等Chris来的时候看到这些能稍微降点火。毕竟他不光在凌晨两点给Chris打了电话,还间接暴露了自己两点还在外面耍的事实。

虽然是陪朋友但是Chris定下的家规没有好好遵守是要影响自己未来一到几个月不等的零花钱的,再说,气跑了这么完美的男票他上哪儿哭去哟。

所以当Mark终于躺不下去起床出门看到Chris正好满脸阴鸷地推门进来时,就只剩下:“Oops…”


场面一度很尴尬,Sean在旁边想着自己该怎么拉架,帮Chris的话就意味着得罪了Mark,他们家Chris的老板,帮Mark就等于坑了自己,Chris也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可能是上帝听到了他的祷告,Chris和Mark两个人和平地坐在了餐桌旁边。Mark不客气地吃着摆在餐桌上的早餐,而Chris则一口一口地抿着咖啡。

“你待会儿去一下公司,技术部那边开发出了几个新玩意儿,你看看有什么能改进的。”Chris很是心平气和地对Mark说。

Mark插着一个草莓,试图在草莓上多弄出几个洞来,但他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Chris叹了口气,接着说:“有一些广告公司想要和我们合作,Sheryl在跟进,但是对方还是希望你可以出面谈谈。”

“投广告干嘛要我出面?”Mark皱起了眉头。

Chris接着叹了口气,“他们是巴西人。”

这下子轮到Mark叹气了,“可以吧,要Wardo也来吗?”

Chris点点头,“他们好像是Wardo的母亲那边的亲戚,具体的他们也没说,需要我去调查一下吗?”

Mark摇摇头,说:“不用,他会照顾好的。”

Chris心里清楚Mark说的是谁,也就不再说下去。两个人面对面接着吃早饭。

Sean算是看明白了,合着今天Chris态度这么好是怕Mark炸啊,看着Mark挺喜欢吃那个松饼的,赶紧再做一点去。


Chris让Sean送Mark回家,自己则在家里好好收拾一下,他连着在公司呆了三天,主要是最近的一部分广告方有些不太满意自己的广告投放力度,而之前一批新上线的功能又不是很尽如人意,他忙着安抚广告商,又要与嗅到了血腥味的记者周旋,白天实在是抽不开身,明明晚上好休息,还陪着Dustin和技术部加班,想想自己真是操心劳碌命。

你问晚上为什么他一个文科生要陪着技术部的猴子们加班?因为美猴王忙着把自己淹死在酒精里呢!

天可怜见的,他是多么希望和Sean钻在被窝里做点爱做的事啊……


Mark在家门口送走了Sean,打开房门,他看到家里很干净,很整洁,但是太干净太整洁了,另一位主人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他打开冰箱,里面倒是有些意大利面,看着像是吃剩下的,和Chris家冒着腾腾热气的松饼和牛奶实在不能比。

不过好歹知道他走以前吃的是意大利面,挺好的。


Mark把自己摔进床铺里,很是想翘个班,但他不能再翘班了,技术部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才会让Chris来找他的,找的还是Chris,那一定是Dustin要求的,他得快点收拾好自己,猴子们还在等着他呢。

他冲了个澡,在衣柜里一水的gap里面拽出来一件套在脑袋上出发去总部。

当他打开门,看到的是那个三天没回他消息的人。

“Mark。”

“Wardo。”

“我去技术部看看,他们有些新东西。你要来吗?”说完这句Mark就想扇自己一巴掌,他怎么可能会来,有什么好问的。

Eduardo愣了一下,上次Mark邀请他去Facebook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好像是谁的生日来着,他找了个什么借口没去,该死的,他连借口是什么都给忘了。

该去看看的,总要在地盘上留下点自己的痕迹。

所以他说到:“好啊。”满意地看到Mark湛蓝的眼睛里露出了惊讶,又接着说:“你等我换一下衣服,我才下飞机。”

Mark慌乱地点点头,看着Eduardo走到自己的房间。

门关上的那一刻,他又想起来自己和Wardo之间的距离。


也幸好Eduardo打算和Mark一起去,某人的车还在酒吧外面接受着阳光的关照。

说实在的,他俩一起出现的情况实在是太少了,媒体们通常又只聚焦在Mark身上,其实没多少人能准确知道Eduardo是谁,那位为了Facebook“舍生取义”的ex CFO。

而Eduardo也习惯了,每次只出现在不得不出现的时候,对所有人礼貌有度,淡漠疏离。


Chris看到他俩一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意识地觉得出大事了,而Dustin则睁着大眼睛嘴里念念有词:“我没睡够出幻觉了我没睡够出幻觉了……”

整个大厅里只有几个老猴子见过Eduardo,大部分新猴子都没见过世面,看到一个美人跟着暴君进来眼睛都直了,不要命地窃窃私语:“这是谁?”“长得真好看。”“你看那腰那腿,简直能把我掰弯。”

Chris扫了一眼大厅里的猴子,默默在自己的备忘录里面加上一条:和工会的人提前打个招呼,后面几天有人要加班到猝死了……

Eduardo上前自然地和Chris问了好,又给了Dustin一个大大的拥抱,之后皱着眉说:“Dustin你臭了。”

其实Dustin很想控诉某人的暴行的,但是求生欲让他及时拉住了自己,只好打着哈哈:“我待会儿就去洗个澡,我们忙起来是有点不管这些的。”

Eduardo笑着拍了拍Dustin的肩膀,约了和他一起吃午饭。

暴君从走进了自己的地盘以后就有些不开心,看看那些猴子的眼神,充斥着下流与猥琐,淫秽又低级。他不等Eduardo和Dustin说完,就拽着Eduardo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并且关上了门。

一干人不明就里,看着Mark拐带良家妇男,只好拿着眼神询问公关先生和达达小天使。Chris言简意赅:“老板娘。”转身接着去处理广告商的事宜了。


先不管外面的猴子们怎么炸,Eduardo快炸了。去你的Mark·Zuckerberg,我的手腕疼死了!

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等到办公室门一关,百叶窗一拉,笑容就在Eduardo的脸上消失了,他无比后悔自己做了这个来园区的决定,好好的坐在电脑前边看风向图不好吗?他和这里真的八字不合。


Mark看着Eduardo坐在一个离他很远的角落,刷着手机——应该是K线图——完全没有要抬头的意思,叹了口气,走到Eduardo面前。

“Wardo,有个广告商想见我。”

Eduardo抬起头,大大的褐色眼睛里满是疑惑,问到:“怎么了?”

“Chris说他们可能是你的亲戚,具体的不太清楚。”Mark知道Eduardo讨厌他,但是他会维护好两个人的表面和平。

“什么时候?需要我做什么?”

“陪我一起出席吧,也许要吃一顿饭,最多这样。”

Eduardo点点头,接着看手机,Mark又一次失去了Eduardo的目光。

两个人坐在一间办公室里,但却被无形的墙阻隔开来,Mark坐在电脑面前,对着代码发呆,而Eduardo看着手机,处理着家族的投资事务。

是的,当年他们的处理方式很好,整个Saverin家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而随着Facebook不断壮大,老爷子和哥哥更是顺势发展自家的产业,谁都知道,Saverin家族与Facebook将再不可分,华尔街与硅谷的所有联系中,没有比他们更牢不可破的了。

而本该可以展翅翱翔的Eduardo却被折断双翼,永远躲在了家族的庇护之下。

没什么不好的,家族仍旧以他为荣,至少外人看来是这样。


中午的时候是达达来叫的他们,三个人好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了。Chris与广告商商谈顺利,这个中午已然安排好饭局,顺带着还有一直在操劳的Sheryl,谈完这一场,应该有一段时间来休息一下。

Chris已经萌生退意,Facebook不是他想最终追求的一切,他志不在此,可是作为为数不多知道Mark与Eduardo婚姻内情的人,他实在是放心不下。劳碌命哟,Chris揉了揉眉心,认命地去接着演一幕宾主尽欢的戏码。


让我们说回达达。

Dustin总觉得自己是个骗子,自从那次事件以后,他看到Eduardo就有一种内疚,把他的肠子搅得天翻地覆,然后大大的眼睛就会眼泪汪汪。

为了这个毛病,他已经看遍了国内有名的心理医生,Moskovitz先生更是害怕孩子回家过节,他真的受不了自己在美妙的假期里还要接受来自全行业都头疼的病例的暴击,恨不得把这个孩子塞会孩子他妈肚子里,再回到自己选专业之前,把那个写下心理学的自己掐死在书桌前。

能把人逼到这个份儿上,可见Dustin的病症有多么顽固。

看到Eduardo被Mark拉着进了办公室以后达达就抽了一张餐巾纸抹了抹眼泪,然后拿着那包餐巾纸进了洗手间。

常规操作,不方。

所以当Chris说自己不能陪他吃午饭而嘱咐Mark吃饭的重任也一并担到Dustin瘦弱的小肩膀上的时候Dustin差点给Chris跪下。

对不起了我的肠道,今天就当出现不可抗力因素而减肥吧……

Dustin的敲门声打破了办公室里诡异的寂静,Mark直接让人进来。

门缝里透出的是鸡窝似的红发,但是却不见脸。

“Dustin,有什么事吗?”Eduardo看着达达,温柔地问到。

“该…该吃午饭了…对!午饭时间到了,Wardo,我饿了,我们好久没一起吃饭了,你刚还约了我吃饭呢。”Dustin左右手绞在一起,才说完这句话肚子就开始疼了。

Eduardo知道这是来催Mark吃饭的,不想让Dustin为难,看了眼房间对面的Mark,说:“Mark,吃饭去吧。”

Mark蹭地站了起来,有些懵,然后他也像Dustin一样开始绞手指。

程序猿同款,Eduardo挑了挑眉。


Dustin用尽洪荒之力把自己挪到了餐厅,他的肠子仿佛被人扯出来打了结,而他的眼泪快要掉下来了,拿袖子擦了擦,被Eduardo看到了,只好搪塞说是电脑看多了,累了。

这是天要灭我Dustin·鲑鱼爱好者·H33可爱多·FB小甜心·为友情插自己两刀·Moskovitz啊!!!

Dustin心里可劲儿埋怨Chris,为什么带了Sheryl去而不是自己呢?留下他一个人独自面对着寒风暴雨,弱小可怜又无助。

你要真说Chris不够朋友也不对,因为他走之前给Dustin支招说他们中午可以吃巴西菜,Wardo喜欢,又可以掩盖Dustin的小毛病,Mark看在Wardo的面子上就算自己不太能吃也不会拒绝,真正的三赢。

所以Dustin用尽最后的生命拖着Eduardo去点了巴西菜,吃不得辣的Mark在内心向着Eduardo伸出尔康手,对着Dustin使出剪刀脚。


Facebook的食堂不是浪得虚名,巴西菜做的很是正宗,Eduardo大快朵颐,而他吃巴西菜的样子也被某个皮起来不要命的猴子发到了Facebook的员工群,导致了接下来的几天员工食堂的巴西菜销售量出现了爆炸性地增长,而厕所的使用时间也平均延长了三分钟,好多猴子还一度跨越物种的隔阂,变成了狐獴……

坐下来屁股疼……

但是此时此刻,陪着Eduardo吃饭的Facebook大佬正在经历人生的波折,Mark的眼刀已经可以甩死Dustin了,而Dustin,他字面意义上地快死了。

Mel Gibson在《勇敢的心》里面都没有他此时此刻来的痛苦。

Dustin的眼泪鼻涕一齐来,嗓子恍若喷火,或者谁把火钳放到了他的喉咙里,更不要提他的肠子,他觉得他的肠子不是被打了劫,而是直接被剪断了,他还得展示出一种渴望尝试新事物的勇气,大口大口的吃着菜肴,嘴唇已然涂了Dior 999。

Eduardo看着Dustin痛苦的样子,问道:“Dustin,你还好吗?太辣了,先别吃了吧,啊?”

勇敢的鲑鱼勇士选择了放弃,逆流而上什么的他实在做不到,他没有那么强烈的诞生子嗣的欲望。

Eduardo站起来,去倒了一杯牛奶,想想有点不太妥当,再弄了一杯,两杯牛奶各自放到了两位陪客面前。

Dustin抓起来就喝,他辣的够呛,而Mark其实没怎么动筷子,牛奶对他来说不是那么必要,看了眼Wardo,见他没有反对,就把牛奶推到了Dustin面前。

伟大的国王Mark·Zuckerberg一世又一次救了最好的骑士Dustin·Moskovitz。


平心而论,Eduardo已经不恨Mark了,当年是恨的,有多信任有多支持被欺骗后就有多恨,可是几年下来却变成了这种不进不退的尴尬,他没有力气恨了,也没有一开始想要逃离的心。他试图在数字与报表里找寻新的平静,但是心里怎么也挥不去自己签下死亡合同的情景,所以他经手的合同全由Alex签名,这一切都是痛苦的,不亚于Dustin的肠子——别傻了,他当然知道,Dustin藏不住事。

他不知道为什么Mark会答应这桩婚事,但是自家能带给他的好处实在太多,不仅仅是金钱,华尔街也会乐意给予其他方面的支持,而且Saverin家所代表的“old money”也会让保守的媒体、各类集团对Facebook手下留情,更何况,自己与他的婚姻实在是最最生动的LGBT代表。

可是他是谁?他是Mark·Zuckerberg,他是敢穿着睡衣就去见红杉资本的人,他如果真的在乎这些事,他早就选择一件干净的GAP了。

Eduardo不是Sherlock Holmes,他做不到排除所有可能之后相信剩下那个最不可能的可能。

至于最后一个可能是什么呢?

你我都心知肚明。


Eduardo下午没什么事做,拿了两本杂志盘腿坐在地上看,而Mark则穿梭在技术部与猴子们处理产品问题,代替蹲在厕所出不来的Dustin。

“Mr Saverin,您需要咖啡吗?”Mark的助理Alice询问着,手上还拿着被Mark嘱咐去买的经济学人。

Eduardo看了眼这个小姑娘,据说是待在Mark身边最长的一任助理了,为人处世很周到。

Eduardo也挺喜欢她的,毕竟都是经济系出身,算得上半个学妹。

Eduardo接过她手里的杂志,笑着说:“我不需要的,你帮Mark拿点吐司吧,他中午没吃好。”

Alice姑娘简直要拿手绢抹抹眼泪了,自家老板这种情商的人怎么可以找到这么可心的人儿啊,命运不公啊!

所以她完全没注意到Mark接过吐司的时候的别扭,只当是自家老板被宠惯了,顺手就吃。

Mark咬了一口,想起了在哈佛的时候,自己从Wardo那里吃过的吐司,里面会有生菜和培根,还会加上金枪鱼罐头,切成两半,放到盘子里,再放到他手边。

可是这个吐司,里面加的是果酱和花生酱,直接两片放在一起裹着餐巾纸就递给他了。

他又大口大口地吃了一些,连带着把无力和郁结一同吞了下去。


此时此刻的员工群


猴子就是我:我的天,boss吃那个吐司的时候好像小松鼠!


DL是我一生的不幸:对呀对呀,近距离观察以后突然觉得暴君很可爱了!


下个月可能就被气走:重点是!那个!吐司!是老板娘!让助理姐姐去!做!的!


报表什么的最开心惹:亲眼目击+1,那个时候老板娘脸上的表情好温油啊,单身狗无法承受!


鲑鱼勇士:你们都不干活的嘛?


美人是我们一生的追随:哇,达达天使~你怎么啦,下午去你们那里你不在唉~


鲑鱼大佬勇士:玉体欠安……


众人:咦~


Facebook第二帅:Eduardo看书.JPG

Eduardo喝茶.JPG Eduardo热心助人.JPG

看了这几张图以后我默默地改掉了我的ID……


老板娘后援会会长:我也改了,谁都别和我抢!


猴子就是我:楼上很皮啊


报表什么的最开心惹:楼楼上很皮啊


公关难做:@Facebook第二帅 那几张图不准流出这个群,违者就地处决。


不是那个吸血鬼:Chris大大你回来啦?


公关难做:对,回来的路上了,出什么事了吗?


猴子就是我:可以弱弱地问一句为啥不能流出本群啊……


不是那个吸血鬼:没出事哦,就是boss刚刚有吩咐说记得让你回来了以后去找他。


公关难做:好的。


公关难做:Eddie不喜欢别人拍他照片,虽然他脾气很好但是你要知道惹了Eddie就是惹了Mark,我可不希望过两天要处理老板杀死手下无辜员工的公关案。


公关难做:重申一遍我们Facebook的生存守则:Happy Mark Happy Facebook,而在有Eddie在场的情况下,Happy Eduardo Happy Everyone!!!


鲑鱼勇士:为Chris鼓掌!


Facebook第二帅:(ノДT)


老板娘后援会会长:幸好我还没开始皮……


鲑鱼勇士:得了得了,赶紧干活去吧!为了Facebook!


众人:为了Facebook!


Chris回到Facebook就直奔Mark办公室,想着Mark有什么事。

Mark处理完技术部的事情以后,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走回了自己办公室,看到Chris坐在椅子上,手指弹着扶手,眼神放空。

“hey,Chris。”

Chris突然被人吓了一跳,才反应过来是Mark,看着他说:“Mark,找我什么事?”

“Wardo会陪我去见那个巴西广告商。”

Chris点点头,要是Wardo不乐意才怪呢,“然后呢?”

“我想了想,还是要找你调查一下对方,万一是很重要的亲戚怎么办?”

Mark说的有道理,Chris也就着手去安排了,“就这么点小事你电话短信都可以说啊,干嘛非得叫我来。”Chris顺带着皱皱眉,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Mark停顿了一下,说:“我想陪Wardo回一次家,下个月是他父亲生日。”

Chris多年的公关生涯让他面上丝毫不动,但是内心已然跑过无数只草泥马。

Mark你这是跳过前面无数个关卡直接面对大魔王啊!!!!!

这么多年没回去就过个生日回去干啥?!

你爸你妈过生日礼物还是Wardo准备的!!!!!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我得打多少个电话不让狗仔跟着你!!!!!

你知不知道整个公关得准备好多少份文案来反驳你们婚姻出现问题!!!!!

还有Wardo自己都搞不定他爸你去你这不是自己去找死啊!!!!!

今天的Chris的发际线又后退了呢~

Chris深呼吸了一下,问到:“为什么呢?”

Mark喝了口啤酒,说:“我想好好追回他。”

Chris强迫自己深呼吸几次让自己平静下来,免得一拳打死他。

“你认真的?”

“对,总归要试试。”

“为什么?”

“因为我舍不得。”

Chris不解。

“我受不了现在这样不进不退不上不下的。”Mark又喝了口。

说实在的,你俩现在还真的没上没下过……

“我舍不得就这么离开了,我要试一试。”

哦,对,神TM的完成比完美更重要。

“我还是爱他,我放不了手。”

有这觉悟早干嘛去了?

“我会试着挽回他,失败了,我就放他走。”

你不会失败的,因为Eddie也一直爱着你。

“也许会出大新闻。”

所以……

“我来提前向你备案。”Mark笑得一脸纯良。

谢谢,我不想你来备案,真的。

Chris挣扎了一下,屈服于金钱势力。

Mark勉励地拍了拍Chris的肩,宛如国王送自己最得意的文臣上战场。


和广告商的饭局安排在一家Facebook旁边的店面,不是很大,但是菜品很不错,氛围也很温馨,突出的是两家之间友好的亲戚关系。

这得谢谢Chris的调查,来的人可是Eduardo的亲姨妈和他的表哥。

Mark觉得自己很英明。

“天哪,Wardo的亲姨妈!Mark你可得小心伺候。”Dustin抱着自己的鲑鱼模型,瞪大了自己的大眼睛。

“我知道,我会穿西装打领带的。”Mark以为Dustin是担心自己太过随意,让Wardo难办。

“不不不,Wardo的姨妈可是把Wardo当亲儿子看的,要是让Wardo姨妈知道你俩是假结婚Facebook可能会被她烧了的!”Dustin说的无比认真。

Mark很疑惑:“你怎么知道的?你和她接触过?”

Dustin挠了挠头,说:“你还记得不?你俩结婚那时候?”

Mark点点头,那时候婚礼办的有点仓促,但是双方家人都到了,Chris当的是Mark的伴郎,Dustin则是Eduardo的伴郎。

本来看在Dustin肠子的份儿上是要换过来的,但是Dustin搞不定Mark,只好委屈自己的肠子。

当时两个新人之间的关系很是紧张,所以一系列的事情都是Dustin陪着处理Eduardo这边,而Chris则跟着Mark,对外则说是Facebook的事情比较忙碌,Mark没办法时时出席。

所以Dustin亲眼见证Eduardo的姨妈从婚礼的前几天开始眼泪汪汪,在整个婚礼上差点肝肠寸断……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Eduardo的表哥和姨夫,Dustin亲耳听到他们两个男人说要是Mark敢对Eduardo不好,他们一定带枪突突了他。

姨妈还没开口提这要求呢……

本来Dustin以为只是句玩笑话,他也把这个当笑话告诉了Eduardo,结果Eduardo却皱起了眉头,不好意思地说:“我姨夫确实是黑道起家的,他也一向不开玩笑。”

Mark现在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英明了,这简直就是上帝保佑让他灵光一现的好么,也难怪Chris不知道,估计他的公关大人也就只在婚礼上见过一眼……

断断续续地Dustin还知道了小时候Eduardo被人欺负了,欺负他的小孩会怎么被他的表哥教训,那家人会怎么被他的姨夫找人暗地里折腾。

完全不用Eduardo的亲生父母出面的好嘛!

“你知道那个时候我看着她哭,简直难受死了,嫁女儿都没这样的,”Dustin放下手里的鲑鱼开始回忆起了往昔,“你知道吗?他姨妈絮絮叨叨地,拉着Wardo的手不放,就觉得Wardo的爸爸这么简单就同意了你们结婚简直不可理喻。怎么说呢?感觉Wardo和你结婚就好像帕耳塞福涅被强迫嫁给了冥王,而她取而代之成了德墨忒尔。”

Mark反倒觉得Wardo的姨妈真相了,自己不就是那个冥王,还耍了手段让他不得不留在自己身边。

掩饰地喝了口红牛,Mark接着问了Dustin自己该怎么做。

Dustin想了想,说:“要不……你俩把他们接到家里?毕竟Wardo姨妈对Wardo感情这么深,你让他们住酒店也不太好呀。”

有道理,但是实现起来难度有点大……但是吧,如果姨妈住家里,为了掩盖婚姻的假象,Wardo就得和自己一间屋子,似乎很不错来着……

“我找Wardo商量商量。”

总结来说,达达小天使助得一手好攻。


Eduardo知道姨妈会来看他,但他还没想好怎么和Mark开口。都到了家门口不让姨妈见见Mark多少有点说不过去,虽然他本能地不想让Mark过多地参与到自己的家庭生活中,但是这次姨妈要过来,家里这样,实在是会瞒不住。


而此时的Mark斟酌着措辞,很努力地想了应该怎样让Wardo接受把他姨妈接家里但是他俩得睡一张床这件事。

不那么得寸进尺的话好歹也能看到对方起床的慵懒样儿,想想也是很动人的。


“Wardo,我有件事和你说。”所以Mark在Eduardo的书房门口徘徊了五分钟,为了自己的幸福,鼓起勇气敲了敲门。

书房的主人打开门,架着副眼镜,头发也有些凌乱,他不解的看着Mark,等着他说下文。

“最近Facebook有个广告商要来,我和你说了对吧?”Mark舔了舔嘴角。

Eduardo点点头,示意继续。

“他们可能是你的姨妈和表哥。”

“你做调查了?”Eduardo皱起了眉头,不是很高兴。

Mark连忙摆手,把事情全推给了公关大人:“没没没,是Chris觉得眼熟然后想起来了告诉我的。”

既然是Chris说的,Eduardo就没再怀疑下去。

“所以你想说什么?”

“我记得你和你姨妈关系很好吧,我想,与其让他们住在酒店,倒不如让他们来家里。”

“你想的?”

“嗯……”Mark用低低的鼻音不客气的强占了Dustin的知识产权。

Eduardo点点头,表示同意,姨妈对他特别好,她大老远从巴西过来让她住酒店实在不太好,顺势就坡下驴,“哦,那太谢谢你了,我本来还想和你商量来着。”

但是Eduardo转念一想,自己现在和Mark是分房睡的,姨妈来了不就什么都暴露了吗?

“我们……”Eduardo现场表现了一次欲言又止……

“你可以先搬到我房间里,然后我可以去住公司。”Mark耸耸肩,假装表示自己无所谓。

Eduardo摇了摇头,“你还是睡在家里吧,反正姨妈最多待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

“呃,我睡地板就行。”

一个房间!

“姨妈挺喜欢话剧的,你介意出席吗?”

一起看戏!

“不介意不介意,你看着安排就好。”Mark心花怒放,这简直就是编程n个小时然后跑运行一个bug也没有的畅快感好不啦!


Eduardo第二天就把自己的东西打包收拾了丢进了Mark的房间,连带着自己的铺盖卷,嗯,紧急同居生活。


TBC

评论(18)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