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去个地方

来吃糖的

【TSN/ME】舍不得(番外)——父父必上一课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番外——Beast小朋友二三事

番外——Beast小伙子二三事

sy(全)


 父父必上一课——论大儿子和小女儿的相处之道


Max被抱到家里来的时候才刚刚出生三天——她的妈妈实在无力抚养——她刚刚睁开眼睛看世界,就感觉到来自一个移动拖把的敌视。


作为一个婴儿,Max表达自己恐惧的办法就是哭,声嘶力竭,肝肠寸断,哭得她爸爸们束手无策,只能抱起来哄。


抱起来就意味着Max远离了打扫工具的视线,她就不哭了。


她的爸爸们一把安静了的她放下,某个拖把就又会盯着看,她又哭,又被抱起来,不哭了。


循环往复,没完没了。


可是偏生爸爸们就是没个头绪,只能把自己陷在这个怪圈圈里。


又不能和奇异博士似的和Max谈条件。


瞎扯淡不是……



“天哪,宝贝,你不要哭了好不好?告诉爸爸你要什么?嗯?”Eduardo望着摇篮里的Max,整个人都魔怔了。


“Wardo,你休息会儿吧,我来管就行。”Mark拍了拍Eduardo的背,让他去休息。


“不行,Mark你明天有会,你快去睡觉。”Eduardo揉了揉眼睛,但还是劝Mark去睡觉。


“不行,你都熬了两个晚上了,我明天下午的会,早上还可以补觉的。”Mark极力劝着Eduardo去睡。


“这样,我们把Max抱到床上去,她睡中间,一起睡,一起照顾?”Eduardo抱起了Max,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卧室。


Mark见Eduardo打算躺床上了,也没阻拦。


某只拖把打算尾随进入,未果。



一夜憨甜。


闹钟响的时候Eduardo还在睡,Mark没打算吵醒他,关了闹铃,抱起Max就出了门。


给Max换了尿布,喂了奶,热好了早饭,他又小心翼翼地抱着Max上去叫Eduardo起床。


Eduardo还睡得很沉,Mark盯着看了会儿,还是没忍住,一个吻落在了他的唇上。


然后是他的脸,他的眼,他的眉,直到Eduardo睁开了眼睛,回以一个带着点起床气的笑。


Eduardo先是给了Mark怀里的Max一个吻,再抬头给了Mark一个吻,才起床洗漱。


这一切都落在了外面的一双小眼睛里。



Beast尾随三人来到楼下,在Mark和Eduardo身边钻来钻去。


Mark以为家里这个吃货又饿了,往它盘子里倒了满满的狗粮。


Eduardo去厨房取水的时候路过Beast也揉了揉它的头,还回头对Mark说了句Beast吃得太多了。



多?是嫌弃我吃饭浪费了吗?



Beast心里难受,化悲愤为食欲,脑袋更是埋在了饭里。


“慢点,没人和你抢。”Eduardo拍了拍Beast身上的腱子肉,走回了餐桌。


“今天谁带Max?”Eduardo吃了口蒸蛋,问Mark。


“我可以上午的时候带着她,我们可以一起吃个午饭然后我把孩子给你,你下午有安排吗?”Mark咬了口面包,不太在乎这些。


“Mark,你真的要考虑一下要不要找个保姆了。你和我不可能亲自照顾Max。”


“不试试怎么知道。”Mark耸了耸肩,抱着Max在怀里摇啊摇。


气得Eduardo很想一巴掌拍死对面那个小卷毛。


“你如果不放心找的保姆,我可以让妈妈来过渡几天。”Eduardo说道。


Mark皱着眉头,更加坚定地摇了摇头。


Eduardo思考良久,得出了一个最不可能的答案。


“你实话说,这个孩子是不是你的?!”


Mark打了个激灵,连忙否认,“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


“那为什么你不乐意找保姆来照顾宝宝?”


“因为我不想让她以后想起来自己是别人带大的。”Mark幽幽地说,“你知道我小时候也是保姆带大的,那种感觉真的不太好,不过我还有几个姐妹,但是Max可能就只有一个人,我不能让她也这样。”


Eduardo挑了挑眉,慈父嘛。



旁边Beast快哭了,我两个月你们就让我一个人待在家里了好嘛?!怎么她就辣么金贵啊!


“Mark Zuckerberg你醒醒好吧!你自己做什么的都忘了?家里装好摄像头就可以的好吧!”


Mark有点动摇……


“再说孩子还那么小,不会记得那么清楚的,我们也不是不回家,等她大了就好放在幼儿园了,放学了我们就接回来。”


我不,放学了我就接公司去,教她打程序,还要教她怼Dustin,Mark抱着Max畅想着美好的未来。



Beast都快嫉妒死了,嫉妒地牙痒痒,就想把Mark怀里的小屁孩儿给拖到某个不知名的小角落去。


扫帚间不错,我在那边他们也没法发现我。



但是挑人照顾Max这件事不能急,Mark还是顺理成章地带着她去上班了。


Max其实很乖的,不吵不闹,她就是被吓到了才老是哭。


爸爸在各种安排的时候她就安静地待在婴儿车里,唑唑手指,踢踢脚什么的。


吃饱就失去意识,等Mark开完会她都没有什么声响儿。



Alice则在接到了Mark布置的找保姆的任务之后就奋战在第一线。


Mark没有什么要求,十分消极怠工,但是Eduardo有啊,努力划拉出一个范围。


人要长得端正,声音要柔和,又要有经验,最好是儿童心理学相关专业毕业的或者在读生也可以。


看着好像要求不高,但是潜台词基本就是你给我找个育儿专家来家里做保姆,钱不是问题。


问题是有没有个人有个这个学历还来做保姆的啊!


Alice觉得自己不在常春藤里倒腾出个人来估计是不会过Eduardo那一关的。


精挑细选地筛出了十个人,又拿到法务部那边去找一个调查员调查背景,要家室清白,品德高尚,不能有任何不良记录,还要嘴严实,最好家里没人和硅谷里的人有什么瓜葛。


真是累死个人。


哦,忘了,还不能对狗毛过敏,Beast小少爷也很要紧啊。



Mark没管这个事儿,他最近忙着收购,每天和对方讨价还价,要真的随他该给多少他给多少,但是股东指定不干。


所以Eduardo全权负责,他看了Alice最后送来的三个人的资料,面试了几个问题,挑出来了一个觉着看着不错的。


Alice翻了个白眼,是啊,人家哈佛心理学博士毕业的好吧,还专门是儿童心理学方向的,要不是工资开的高,早被研究机构挖走了。



Anne接手Max之前还不知道自己是参与进了FacebookCEO的家庭生活,只说了家境优渥,保密程度高。


她原本是想要来观察富裕家庭里的孩子的成长方式然后与普通人家的小孩成长方式的不同对孩子未来发展的影响,好嘛,人家真的是认真地只是要个保姆。


结果,嗯,FacebookCEO家的小孩,同性家庭,父父与孩子性别不同,这研究没法做了!


你去找个比他们家还富的啊!比尔盖茨家的孩子都超过所需年龄了好吧!


换言之,他们家小孩对这个实验来说太老了…


可是单子都签了,给的报酬又实在丰厚,她还有一堆贷款要还呢…


看来这位小姐姐和Beast有很多共同语言。



几天相处下来,Anne适应地还不错,别看着Mark好像是咄咄逼人的那个,但是Eduardo脸一黑,Mark就和怂鸡一样。


至于Max,一个乖小孩,吃饱喝足就不吵不闹,正在努力适应这个世界。


以及家里的Beast,十分讨人喜欢,懒洋洋的,有吃的什么都好说。


至今Anne还是没有查出为什么当初Max哭个不停的原因。


这也是Eduardo一直没明白的地方,他把这件事交给了Anne,希望她能找出原因。


“Edu,今天Max有点打喷嚏,我看了,她应该没有感冒,可能是因为今天新换的空气清新剂。”Anne抱着Max,和刚回来的Eduardo交代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太谢谢你了,Anne,我会和他们说换成原来的空气清新剂的。”Eduardo接过Max,笑着和Anne说。


“你付我工钱了,dude。”Anne笑着说。


“这是应该的。”Eduardo亲了Max一大口,问道,“所以你男朋友今天来接你?”


Anne笑着点点头,“我们打算在这边定居下来,我就先来打头阵了。”Anne有个富二代男友,两个人感情不错,她男朋友前不久从家里算是搬出来了,打算在加州开始自己的小日子。


独立女性,Eduardo对Anne的评价又高了一点。


Eduardo抱着Max送Anne出门,看到了Anne的男朋友,长得很英俊,体格一个能顶Mark俩。


回来就把Max放到婴儿车里,转身去厨房,结果Max又开始哭了…


天爷啊……



“你怎么没说你是在Facebook的CEO家工作?”Anne的男朋友Haver问。


“重要吗?他们最多算是我的Y先生和Y先生。”Anne自信一笑。


“那我呢?Nanny Anne?”


“嗯…你算是我先生吧。”


腻腻歪歪腻腻歪歪…



Mark抱着Max哄着,Eduardo则在给Beast准备食物,音响里放着Beyonce的歌,Eduardo开始找话题和Mark聊天。


“我说,你见过Anne的男友了吗?我今天看了一眼,好家伙,肌肉猛男。”Eduardo顺手把Beast的狗盆放到地上,Beast一个箭步冲上去开始吃饭。


“没,怎么?你觉得他会偷小孩吗?”Max睁着眼睛盯着Mark看,Mark笑着哄Max。


“想哪儿去了。我本来以为像Anne这样的会比较喜欢文质彬彬的人。”Eduardo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罐金枪鱼罐头解冻,顺便切蔬菜,准备做沙拉,他这两天有点小肚子了,得减下来,Mark跟着受罪。


“那我不是应该担心你吗?你多文质彬彬。”Mark起身,走到厨房,准备给Max热奶。


Eduardo白了Mark一眼,往他那里少放了一勺金枪鱼。


“嘿!你不能这样!我是自愿陪你吃沙拉的,你不能剥夺我拥有正常量的金枪鱼的权利!”Mark单手疯狂摇奶瓶,语言指责Eduardo公报私仇的非人行经。


Eduardo更气了,多了给他三颗西兰花。


Mark手里的奶瓶晃得没影了。


“吃完,不许浪费!你现在是个爸爸了,要带头表现。”Eduardo这一招百试百灵,Mark委委屈屈地盯着自己的晚饭看。


Max嘬着奶嘴,似乎已经习惯了他俩的相处模式。


不习惯还能怎么办呢?


以后他们还会吵,Max的小学,中学,大学,大学的专业,工作去哪里……


虽然一般最后都是Max拿主意,但是吵一吵似乎成了必备程序。


几十年以后的事情咱们也按下不表。



Eduardo盯着Mark怀里的Max,思索着到底是什么让Max哭个不停。


“你说是不是Max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再去做个检查?”


“上次去的时候不是说没事吗?她好着呢。”Mark混不在意,看着Max咕咚咕咚地吞奶。


“再去看看,我不放心。”Eduardo严肃地说。


Mark点点头,等Max喝完奶,拍完奶嗝,把她放到了摇篮里,才拿出手机开始安排检查。


辐射啊辐射,为了这个Mark连办公都被赶到书房里一个小角落了。


堂堂Facebook大总裁,猫着处理公务,真的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在电话里威风凛凛地安排完了一切事宜,Mark回到餐桌吃着没比兔子好多少的晚餐,哭哭。



Dr. Watson 是位很有能力的儿童医生,她给Max做了全面的检查,觉得Max健康得都能上教科书了,倒是两位父亲应该去看看疑神疑鬼这个毛病。


“Max很健康,没什么问题的。”Dr. Watson就差拍着胸脯了。


“那她为什么哭得厉害?”Eduardo抱着Max眉头皱的夹死了一只蚊子。


“晚上哭吗?”


“晚上倒不哭,每次基本不是尿了就是饿了,也只是稍微哼哼两下。”


“白天就哭的厉害?”Dr.Watson思索了一下。


“对,抱了就不哭。”


“你们白天的时候有什么发现吗?”


“白天是Anne在管,我们工作太忙了。”


Dr.Watson挑了挑眉,她直觉认为自己认得这个Anne。


果不其然……


“哦,Anne,你好吗?”


“天哪,在这里遇见您可真开心。”


“你们认识?”Eduardo左看看右看看,也觉得好笑。


“Anne是我的好朋友的得意门生呢,我当然认识。”


圈子真小圈子真小……


“所以Anne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我看不出来,Max其实很乖,基本不吵不闹,我倒希望她活泼些。”


“家里环境好吗?”


“很好。”Anne想起了Mark猫腰打电话的样子,很慎重地点了点头。


“小孩子不会表达自己的意见,能做的只有哭,Max没有身体上的不舒服,那我们只有从外界环境入手。”


Anne突然想起来了,“会不会是Beast?小孩子对动物敏感,可能觉得Beast吓到她了?”


Eduardo点点头,觉得有可能。


“这样,我们明天都出去,远程监控一下,看看是不是因为Beast。”


Eduardo和Anne点点头。



第二天


所有人都等在大门口,徒留一孩一狗在家。


所以说Beast傻呗,被大家抓了个现行。


Eduardo把Beast叫到了面前,也不管Beast听不听得懂,开始说教。


“Beast,你为什么要盯着妹妹呀?你是不是想保护妹妹呀?你要是好奇妹妹,等妹妹长大了点就可以每天陪你玩了呀。”


Mark也走过去,拍了拍Beast的背,说:“Beast,在我们心里,你永远是我们第一个孩子,只是现在Max还小,所以我们会多看着她些,是不是最近冷落你了所以你不开心?但是你永远是我们一家四口的一份子啊。”


Beast又不傻,他感受得到Eduardo粑粑和Mark粑粑的爱,拿鼻子拱了拱,然后把头放在了Eduardo的膝盖上,Eduardo摸了摸他厚实的脑袋。


Mark把Max抱过来,让Beast近距离看了一眼。


也没什么特别的嘛,除了比我毛少,没我帅,就这样呀,Beast有点接受了,暖烘烘的气哈在Max脸上,Max则伸出了一只小手揪了Beast的头毛。


Zuckerberg夫夫的大儿子和小女儿终于达成协议,和平了。



Anne和Haver:出自斯嘉丽·约翰逊和克里斯·埃文斯一起出演的《保姆日记》,dei,寡姐和美队合作哒,挺温馨的电影,适合周末观看

么么哒~

评论(2)

热度(62)

  1. 清让随便去个地方 转载了此文字